散文
小说
诗歌
书画影
作品赏析
 
散文
天柱山两题
发布时间:2014-8-18   阅读次数:737   发表者:董念涛

天柱峰上托云归

那些顽强生长的树,那些六月飞雪的石,一切的一切,在炎炎的烈日下,融合了。自然界就是如此之神奇,仿佛是在不经意间,走着走着,一道奇观突然就堵在眼前,来不及思索,它就直逼而来,震撼着心灵。

安徽的天柱山,就是这样一个逼进灵魂深处的奇山。

时令上已然是六月,太阳的光芒包围着大地,只有静止的声音轻轻地在半空中徘徊着。沿着盘山的柏油公路,上上下下地迂回绕着,但见天柱山那一片片树林郁郁葱葱,那份浓绿,酽酽的,仿佛密不透风的样子。目光中,柔软地荡漾着起起伏伏的绿,那整片的深绿中,藏不住一丛丛的浅绿,哦,是吐青的嫩叶儿。时光在这儿,怎奈流动不了。看啦,阳光落到地上,沉默不语。听啦,风儿飘到树叶上,寂静无声。

寻得一处山路,悠然而上。条石铺就的小路,显得有些宽大,一条条深深浅浅的凿痕,不知浸透了多少山民的汗水。双脚踏在上面,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爬,感觉是在绿林中穿越一样,浑身轻快。

山路的两旁,是成片的竹林。竹林高高地耸在上空,尽管有些竹叶被季节提前浸染得枯黄了,但是要想看到一方蓝天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沿着竹林前行,偶尔会有一小圈儿的天空露了出来,把目光仰起,不禁感叹,这方天空竟是这般的高呀!尽管游人来来往往,可怎么也带不动竹林的飘荡,风也曾来过,雨也曾来过,可它依然安静,静若处子。

也许这只是进入天柱山的前奏,平缓,悠然。忽一拐角,坡度一下就变得陡峭起来。不知不觉间,竹林悄悄退到了脚下,抬眼再看,一棵棵高高的松树占满了向阳的山坡。隐隐约约,听到不远处的呼呼声,不敢确定,这声音来自何方。待伸长了耳朵,仔细辨认的时候,那声音忽而又不知了去向。只在心中猜测,也许是风的声音吧。如果真是风的声音,为何看不到树的摆动呢?

向上攀爬,那声音愈来愈近,“啪、啪、啪、啪、啪、啪”,没有节奏,没有停顿,那是风穿过树林的声音,没有任何的阻挡,一下子又冲到了对面的山谷中。这声音,隐藏着猛烈,隐藏着彪悍。只有当双脚踏上这样的高度,才知道人生的另一番美景是如此的不同。有些秘密无法言表,有些距离无法逾越,我们只能相望,远远相守。这不也是一道无法复制的风景么?

透过路旁密密的树林,突然发现对面山峰上的石丛开放成了一朵巨大的花儿。顷刻间,触到了天柱山的灵魂一般,石头开花啦。那丛石头,干干净净,泛着白色,石面上,是水流过的痕迹。尽管距离很远,可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象水从石头上流过的样子。于是,不经意间雨水就把石头雕刻成了写意的瀑布,管它春夏秋冬,管它有水无水,这道瀑布却能终日流淌。

这是山垭口的一坨巨石。没有理由不登上去,不是无限风光在险峰么?道路随着山势渐渐地收紧了,尽管是在山峰上行走,却感觉像是在山窝中。阳光烈烈的,被兜在了这儿,难以溢出。翻过一块拦路的石头,才发现这个险峰居然就是山崖畔,那来自山底的风“呼呼”而过,把人吹得直打晃晃。抱牢一棵树,定下神来,睃寻了一下四周,天啦,目光所及处,犹如是上苍绘出的一幅山水画,高高地立在更高的山顶上。

那些石头,像是一块一块垒起来的,咬合间透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魅力来。其实,这就是天柱山的独有之处。六月飞雪,一点儿也不夸张,在烈日下,一层晶莹剔透的“雪花”静静地盖住了山峰,远远看去,是那么大的绿色托起了这样的白色,这种壮观景象,真的是无法比拟的。为什么六月飞雪?这是由内而外的,只因石头历经风霜的白,能给人以无限的遐想。

天柱山的石头是美丽的,无论是在陡峭山崖还是在平坦之处,都没有那种刀削的凛冽,无论从哪个方向凝望,线条都是柔润的,它不会灼伤眼睛,它只会在天地间隐隐地散发着阴柔之美。这份美丽,虽说是简单的,可是不管多远,总能够弹起心中的那根琴弦。

把这样的山峰比如成一幅水墨画,怕是一点儿也不过分吧。石缝与石缝间的自然形成的暗色,镶嵌着石头正身那大块的白色,再以绿色的树林为背景,谁能够画出这样的画来呢?是岁月之手,是天地之笔,是混沌的意念,是奔放的胸怀,给予了这一切的美好。

生命尤其如此而显出不一样的美。默念间,只见那一棵棵或大或小的松树,居然依附着石头生长。这是怎样的一种生命奇迹啊,它不长在石缝间,石头上也没有任何的土壤,没有任何赖以生存的条件,然而,就是这些普通的弱小松树,却在石头上生长起来,长得绿意盎然,长得风情万种。多少年了,风吹过,雨淋过,雪染过,霜浸过,但它们依然傲挺着,真的长成了一棵树,站在了我们必经的路旁。这是生命中的一场漫长等待么?还是相遇时的一次偶然约定?面对一些莫名的问题,一份茫然又上心头。

坚韧,成就了石头的美丽。

寻着这份美丽,追逐的脚步从来就不愿意停歇。向上的路,穿过几重巨石中的洞,探到洞口,一股沁凉的风嗖嗖而来,看不清方向的风,让人揣测是不是从山的另一边流泻过来的。怀着这样的一份美好,萦绕在风中,想象着衣袂飘飘的样子,时光在这一刻也会停驻下来。石洞的根脚处,有一条小小的蜿蜒的水沟,虽然水沟是干涸的,但有些地方会有一小团的凹槽,总会洇出一小捧清凉的水,凹槽的周围,长满了一圈圈的苔藓。阳光再烈又能怎么样呢?石槽虽小,却总能够汪汪着那么一团清澈的水洼,不多也不少。

站在天柱峰顶,另一座山峰却成为了美丽的眺望,它必然是为天柱峰而生的,如果没有它,天柱峰还会剩下什么?世间的事物其实就是这么奇怪,本身并没有什么吸引力,但因了别样的衬托而变得尊贵起来。

不是么?只有站在天柱峰顶,才能看到天柱山最壮丽的石丛。那些石丛,就像是迎面扑来一样,让人为之心动,再一细看,却发现一道天堑横在其间。风在飞速地穿过,阳光从高空中散漫地铺洒了一身。

天柱峰在飘动呀!天柱峰真的在飘动么?哦,是云朵在飘。高山之巅,与天空的接触变得如此地近。蓝天,是那种勾人魂魄的蓝,生生地系在你的心眼儿上。一抹抹的蓝,贴在了苍穹处,有浅蓝的渐变,有深蓝的烘托,蓝与蓝的交织,把心思涤荡得淡淡然。

一丝丝的白云,游离着,一忽而飘向这里,一忽而又飘向那里。白云翻过山顶,滚滚而过,稍不留意就要掉下来似的。那份飘逸,比风的脚步还要悠长。也有一些小团的云朵,飘移在了远处,看似一动也不动,片刻间却在眼皮底下渐行渐远。天地之大爱,莫不如此,纯粹,甘美,充盈。有时候,爱也是有高度的。蓝天的高,白云的高,如果不能置身其中,怎能领会爱的绵延。

蓝天真轻,白云真轻。伸开双臂,轻轻托起一片白云,天柱峰上,慢慢地送它归去。

 

高山上,挺起生命之重

正是夏至时节,热浪一滚一滚地袭来。上山的台阶,一级一级地摞出了高度,被无数双脚的挪移,早就变得圆润,好像浸染上了人间的气息。这是多少山民花了多少年的时光,才铺就了这条与山融为一体的山路,当然飘散着纯朴的味道。

阳光高高地如影子般投射了下来,尽管道路两旁的松树郁郁葱葱,可也挡不住阳光的侵入。这儿的阳光有着山一般的硬度,有着水一般的穿透力,它打在了石面上,它又反弹在了行人的身上。

山路在不知不觉中,由平缓趋于陡峭,这可是山的高度之美。你可以用尽各种姿势,用尽各种方法,去超越这个高度。超过了,就是另一片天地的大美之美。怀着美好的信念,让双脚机械性地起起落落。一阵“呼呼”的风不知从哪个方向突然冲了过来,这才感觉到后背一阵阵发凉。原来,浑身早就被汗水湿透了。

乘着风,不明就里地来到了小山顶。据当地人介绍,真正的挑战还没有开始啦。这儿是登山的一处歇脚之地,有着稍稍的平缓之地,显出了旅游的那种专属的繁华意象。然而,这里的繁华只是表象的繁华。一排平房,有旅馆,有餐馆,有小卖店,桌子椅子虚张声势地摆在了门前,那些白色的桌布随风不停地飘动。餐馆里,食客寥寥,这种冷清与这个季节极不相衬。小卖店前有着一丝的热闹,因为免费提供开水,所以有很多人卖方便面。一路上,随地铺着一些出售小纪念品的摊位,但现在的游客很挑剔,有人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。我发现,在这些生存方式的背后,恰恰就是天柱山当地的女人们。

生命真的是很顽强,那种蓬勃的力量,总是向上的。

在天柱山的沿途中,随意地就能发现这种生命傲然地开放。哦,这群女人,是天柱山磨砺出的花儿,开在崖壁上,开在奇峰处。她们默默地承受着严寒酷暑,经受着岁月的洗礼。然而,没有人会记住她们,因为卑微,因为弱小。

阳光因了女人,而柔软了不少。树林里,有三三两两的土鸡在悠闲地觅食,一阵阵的鸟鸣声在上空徘徊。岁月静好,如果没有生存之忧,想必这里也是怡然的地方。一餐馆的女人见我们稍一停留,马上走了出来,热情地招呼着。她说,这些土鸡是她家养的,真正的绿色食品。冲着她的这句话,我们毫不犹豫地进了她的店。女人笑了,这是她今天迎来的第一批食客。

女人有点儿发胖,已经上了岁数了,约摸五十多岁,时光之痕爬上了脸颊。她的餐馆没有聘请服务员,她家的男人给我们斟茶,介绍菜品。男人给我们递了一张名片,是那个女人的名字,名片背后是天柱山的路线图。这是一家夫妻档,女人是老板。说话间女老板早就系上了围裙,厨房里不一会儿就响起了油锅的滋滋声。我们满心欢喜地期待着,这一道高山上的美食。等待却是漫长的,直把我们的胃口吊足了,女老板亲自端上来用个大大的汤碗盛放的土鸡。土鸡是干烧的,色泽一般,黄中带红。令人奇怪的是,这份土鸡没有任何的配菜,就是一只整鸡,可见女老板的实诚,纯朴。待咬上几口,一种少有的味道慢慢充盈,回味绵长,令人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家乡的味道,童年的味道。更为奇特的是,这种味道越嚼越香,吃到碗底的时候,才发现整道菜的调味品就是切成小块的生姜。不得不佩服,这种原生态的做法。其实,任何的事物本就是简单的,只是被人越弄越复杂,但不管怎么演变,最终还是以简单为落脚点。女老板说不出这样的道理,她笑着说,么办呢?要活命啦。

吃完饭,又是一杯绿茶奉了上来。这茶也是来自大山深处的,那种淡淡的绿,湿润着目光,滋润着心田。起身告辞时,女老板把我们送出了门外,热情地给我们指路,她说:“以后要是还来天柱山,记得还来找我家。”我挥了挥手,发现她耳鬓的白发随风飘散。

高山之处,高度是一层一层的。寻着那些山民的脚步,去感触高度的一丝一毫的变化。走着走着,发现风就一直没有停过,山之越高,风就越大。吹着一路的风,看着一路的景,美好变得如此的实在。

沿途上,密集着挑夫。那些男人的脚步是急促的,远远地就能听到脚步踏在石板上的声音。在这些男人的身影中,我居然发现了为数不多的女人的身影,那样子,显得更加沉重。担子的两端,沉沉地坠着两个灰色的蛇皮袋,蛇皮袋中装着碎石子。时而,她们会利用台阶的落差之势,巧妙地歇一歇脚,那时她们就会把一个袋子放在高处的台阶上,用手中的撑杆撑住扁担的另一端。肩膀虽然歇住了,但她们还得直直地站立着,双手还得死死地护住扁担挑子。

一个穿着花衣服的中年胖女人,一下子夺走了我的目光。与男人相比,她的担子要小许多,尽管山风一阵一阵地吹着,可女人的衣服仍然被汗水湿透了,她黝黑的脸庞上,仍然是如注的汗水。

跟在她的身后,体验着那份生存的艰辛。女人停歇的时候,看了我一眼,累得却一句话也懒得说。她不停地喘息,不停的。歇息片刻,她又起身了,她不敢多歇,她怕歇下来再也走不动了。终于到达了一个山窝处,女人满怀期待地去过秤,尔后那颗心才平缓下来。

原来,这里在修建一座山庄。这些挑夫要从另外一个山头将建筑材料挑到这个山头,吃的纯粹是苦力饭。女人说,一百斤碎石,挑到这边来可得9元钱的报酬,由于路途较远,一天下来也只跑个十多趟,可以赚到百把块钱。

女人没有悲戚,相反她还担心没有活儿干。这是在挣命呀!她说,趁着年纪不大还能动一把,再老点儿怕是连想都不敢想了。

生命是有重量的,看着这些天柱山的女人们,感觉着生命也太重了。但是,在负重中,她们依然怀有向往,怀有日子的甜蜜。

当然,甜蜜的还有另外一类女人。比如说,跟随我们的导游,属于大山中的年轻女孩,她们青春,她们活力。也许是在大山中待久了的原故,女孩的皮肤白中自然地透着浅浅的黝黑,让人感觉着有点儿小可爱的模样。

女孩背诵完一段景点介绍后,反复强调坐索道的情况。从山下到山顶,有两个索道,分为一索和二索。女孩说,如果体力跟不上的,两个索道都可以坐,如果想体验一下登山,一索就不要坐了,二索处很陡,可以坐索道。如果谁要是受不了,可以告诉她一声,她就马上安排坐索道。

随后,有一批人跟随她去坐索道了。待她安顿完后,女孩才来带我们登山。登到二索处,女孩一身的轻快,她笑着问我:“想不想坐二索?”我坚定地说,不。可是,又有一拔人随她去了。片刻后,女孩回到我身旁,说:“咱们继续出发吧,你们可得跟上我。”我说:“行,你干嘛我们就干嘛。”女孩扭过头,说:“我要是坐索道呢?”那声笑,很天真,很无邪。

过了二索处,女孩告诉我们登山的路线后,她就不再上山了。她要等待下山的游客,安排他们的事儿。虽然分身无术,但女孩倒是负责,隔不了多远就会给我打一个电话,问到达的具体位置,并告诉我下一步怎么走。

女孩说,她在二索处等着我们下山。待我们走到二索处后,她又说她在一索处等着我们下山。然而,我们还是没有坐索道。想必,女孩心里有点儿烦吧。然而,待我们在山脚下会合时,女孩见我们累得快要塌下来的时候,赶忙奔了过来,背起了年长者的那个背包。

在下山的巴士上,女孩说,今天还有一个最后的景点,那里有我们的土特产。话还未说完,我就说:“行,一定支持你的工作。”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,说,那我就不多说了,你懂的。

我当然懂,我们都懂。因为高山上,那些生命都是坚挺的,哥啥都不说了。

  返回>>  
走进鄂钢 | 人才招聘 | 企业文化 | 联系我们 | 邮箱登陆
地址:中国湖北省鄂州市武昌大道215号  销售电话:0711-3233551 3233835  鄂钢电话查询:0711-3232114
邮编:436002  邮箱:egwzh@ecsteel.com.cn
版权所有 武汉钢铁集团鄂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(www.ecsteel.com.cn)       鄂ICP备08000976号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